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国春天的博客

走遍中国边境的每一个小镇

 
 
 

日志

 
 

三姨  

2009-03-21 14:54: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    姨

      

       如果出生在合适的年月,三姨也许就投奔了延安,成为艺术家或者投奔国民党成为谍报员也说不定。因为据娘说,三姨从小敢想敢说敢闯,老爷活着的时候常骂她疯疯癫癫。

       延安没去成,离谍报员的形象也相去甚远,三姨稀里糊涂不怎么就被三姨夫从胶东半岛一个很有名气的大彭家村一下子给骗到了几千里之外的长白山老林里的一个叫通沟乡的山沟里,当时娘家的人都说三姨是鬼迷了心窍,现在看了赵本山演的小品《卖拐》之后,才知道三姨是被东北人给忽悠了。

      

       那年,企业吃不饱去通化联系工程,回来的时候拐下公路七走八走的走了大半天,才在一个四面都是崇山峻岭的大山脚下的一个小屯子里找到了三姨的家。我们把车靠边停在了满是玉米秸和乱草的村路上,下车,向三姨家走去。坐北朝南的三间孤零零的茅草房,东倒西歪的一圈杖子,窗户上缺损的玻璃都是用塑料布钉的,小院里没有狗叫没有鸡鸣,在下午火辣辣的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有气无力没有任何生机,这就是三姨当年可能连做梦也想像不出来的家?

       我也不敢想像,三姨难道真的会从这个小茅草屋里钻出来吗?

    

       娘活着的时候,最想念的是她的老家,最放心不下的是她的妹妹我的三姨,所以我想娘想得受不了的时候,就想办法到胶东看看娘的老家,钻山越岭来看看三姨,试图找到娘的影子。

       看到眼前的景象,我的心很酸,怪不得一提起三姨娘就唉声叹气,但这次来,我知道我无法拯救三姨于水深火热之中,因为我们的企业也好久没开工资正处在倒闭的前夕,但什么样的危机都不能阻挡我对母亲的思念。

      

       看到门前停了车,还下来了几个衣冠楚楚的城里人向院里走,一个小老太太终于从茅草屋里出来了,疑惑的盯着我们看,我快步上前,喊了一声“三姨!”三姨没有答应,停下了脚步细细的端详我,终于上来抓住我的手,“小兔崽子,你还知道来看你三姨啊?”“我这不来了吗,”“我寻思我这辈子死在这个杂种操的山沟里也没有人来看我了呢!”三姨满嘴的东北农村土话且夹杂着一点胶东方言,一听就是好久没有找个人出出气了。

        小的时候见过三姨,当时很苗条,现在虽然老了,但仍然可以想像三姨年轻时的风采,可三姨的语言和举止已经不是我想像中的三姨了。如果时间能倒流,三姨当年要参加了革命抑或是当了国民党的谍报员,会是眼下的样子吗?说这话并不是一点根据没有,因为娘的老家当年真的出了好几个有名望的人物,为了村子的安全,他们共同出钱把村子四周砌起了围墙,并在东南西北各修了大门,尤其以南门最为壮观,村子里有湾,湾里有荷花,湾的南侧有一个庙,村子里的街道是井字型的,家家户户都是临街而建。解放前老爷领着大舅以制鞋来养家。三姨当时应该是穿着小皮鞋很时尚来着,按理说投奔谁不行,可见东北人的忽悠有多厉害,硬是把一个前程远大的时尚女子给忽悠成了一个地道的东北老太太。

       据娘说,三姨开始也想跑来的,可离最近的火车站坐马车也要整整走一天,所以连门儿都没有,再加上三姨夫的招法是让三姨不断的生小孩,三姨一说走,一帮小孩是拽胳脖的拽胳膊,抱大腿的抱大腿哇哇一哭,三姨还往哪走呢?

      

       说了一席话,给三姨扔下200元钱,我们要走,三姨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说,“不行!”我说,“三姨还有什么事?”三姨仿佛很生气,“你都当了这么大的官了,就给我这么点钱?”我有些不好意思,嗫嗫的说,“三姨,我们也挺长时间没开工资了,等我有了的时候我再给你行不?”   三姨根本就不信,“别瞎白话了,没钱,没钱你车哪来的?”

       嗷,原来是车惹的祸“三姨,这车是公家的,不是我的。”我赶紧解释。这时,我们同行的几个人突然开始使坏,“经理,这不是你的车吗,怎么变成公家的了?”三姨一听更不让了,“你看,都说是你的吧 ?”  经过他们这么一捣乱,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三姨,别听他们瞎说,这车真是公家的。” 

       怎么说也不行,直到我的西服袖子差一点被三姨给拽下来,三姨才撒了手。其实我当时是总经理助理,没有太大的权利,再说企业已经快完蛋了,否则我就是犯错误也要想办法给三姨解决点建筑材料。三姨要钱是要盖房子,那房子确实也已经不行了,而我却没有能力也没有办法。

      

       我就那么硬着头皮走了,直到现在一直很惭愧。我没有撒谎,三姨,当时我的确没有那个能力,因为娘在天上看着我。现在如果你喜欢城市生活,如果你的子女同意,我真的愿意把您接来,孝敬您。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