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国春天的博客

走遍中国边境的每一个小镇

 
 
 

日志

 
 

2012年04月05日  

2012-04-05 18:29: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跪在娘的坟前

 

        从小身体羸弱,双臂如面,无缚鸡之力,却挺着个大脑袋,张口“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娘抿嘴笑,“别拽了,看你那个体格。”

        大了,讨厌腐败的形象,长着长着却照着讨厌的样子去了,白白胖胖,“上马”“下马”的事不再提。

        娘体格健壮,只做不说,来去匆匆,无怨无悔。似乎觉得娘太亏,所以我最大的爱好,就是胡思乱想一阵之后赋之笔端,以弥补娘一生心里的话。

        

        前两天,给娘送了一捧玻璃纸包着的康乃馨,不知道娘是否习惯,也许她会骂我,“你这个狰鱼羔子,搞什么洋玩意!”

        我始终不知道在山东话里“狰鱼羔子”到底指啥,甚至我写的“狰鱼羔子”四个字是不是她说的那四个字都不一定,但我知道多少带有“犟种”“执拗”的意思。娘,其实现在我已经不是犟种也不拗了,你看我现在的所作所为和我最初的理想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但烧纸既不科学,国家又不让,以后您老人家就试着接受鲜花吧。

        跪在雪地里,重重的给娘磕了三个头,泪刷地一下流了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