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国春天的博客

走遍中国边境的每一个小镇

 
 
 

日志

 
 

2016年11月16日  

2016-11-16 06:08: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 乡

就是一院散养的鸡
前后院两条
土黄的狗,就是晚炊
袅袅的呼唤
就是,语调夸张而又土气的
方言

井里打出的水,冰冷
冒着寒气
七月七蹲在黄瓜架下
咀嚼着顶花带刺的传说,啼听
鹊桥河边相会的
呢喃

故乡,几回回梦里
湿润了枕头
遥望星空
知道就在那颗星下
山边那汪
                    清水湾 
                       
                        一杯酒

一杯酒里的葡萄园
澄澈、而近黄昏
我举起杯,轻轻嗅着
膜拜

那些随风飘扬的花头巾
和笑声,和婆娑起舞的蝴蝶
绚烂的
红宝石的秋天

穿长筒靴的女骑手
打马前来,无需畅饮
风就醉了
一杯酒
一幅多彩的悬念

    失眠

夜晚
如此凶猛
犹如连环相撞的车祸,裹挟其中的人
只体味到
撕裂
是一种力量

什么样的手,具体于无形
掐住我有关时间节点
限定我
并且
逼我在命悬一线之际
改变嘴形,或
干脆毁灭于无处表白之绝望

我大汗淋淋漓,决定
即刻起
麻木下去
直到鸡鸣狗叫
的早晨

   早 市

只剩最后两把芹菜
老太太站在雨中吆喝
贱卖,贱卖,三块钱两把

我买下,她说谢谢
谢什么呢,我就是来买芹菜的

雨顺着她的脸颊流下
她无所畏惧
眼神里的坚毅
让我想起我的老娘

也许我的老娘从来就没有离去
她只是默默的活在
生活的细节里

     野 浴

 (一)
一头扎进破碎的夕阳,冲洗
屌蛋精光的
中年晚期,才知道
江水一如人情
深入进去,让你
凉断骨头

苍鹭在远处伸长脖子傻傻地叫
也许在愤怒
为何我要抢占
他们的领地
野鸭不远不近地围绕
轻视而又带有挑衅

我爬上岸,无意与世界叫板
躺在静谧的草上
晾晒大腹便便
掩盖的
凉透的往事

刚刚八月,一阵风
秋就开始肆无忌惮
看似五彩缤纷,其实正像此刻
我之亲眼目睹我的人生
一点一点
陨落

(二)
江边又多了一群野浴的人
引开了苍鹭的视线
它们不再仇视不久前
我可能对它们子女
造成的危险

两岸的衰老无法阻挡
我之落叶
也出乎所料
乌鸦们前后左右怪叫
是否暗示什么

小草们窃窃私语
可我无力挽救任何枯萎
在我眼前发生
秋,眼睁睁黄下去

我告诫自己
不要挣扎,就像小草
没有理由拒绝秋天
顷刻,我听见小草们的啜泣
随风响起

   散  步

月夜,一匹高头大马
拦住去路
它一边吃草,一边
斜视

独眼算命先生
说我今年前途未卜
而马,一匹枣红马
并不像
我的劫数

红马非马,一匹不存在的马
尽管吃草
无法加害于我,所以
我穿越而过

    一支烟

点一支烟,一段时光
就在指尖忽明忽暗
多少有头无尾的冥想苦思
摁死在
烟灰缸里

一些无以诉说
有烟相伴
你即可以置身事外,像上帝
慈祥地望着自己
你会发现,你竟然
会无端哭泣

一支烟,一支烟
如同一段段岁月
燃烧,熄灭,一次次绝望
又一次次点燃

    花

    一
看着看着
一朵花开了,世界在一朵花里
风姿绰约

    二
落英是一种语言
一瓣一瓣
跌进
季节深处

    三
枝头
梦日渐长大,她知道
那份爱
没有走远

   假使你还在

鞋架旁、衣柜里
还有你零碎的动作
像毕加索,我可以把你随意
抽象成绝版

生命是多么不可靠
绚烂的憧憬
一如水晶,瞬间
即可炸裂

假使你还在,也不妨碍
我用动画片
把你拼成一幅珍品,这样
生死、现实和想象之墙
即轰然倒塌

  月 儿

时间戛然而止
你不会
再从那条路上走来
那是怎样的一条路啊
脉搏在零下四十度
跳得滚烫

你躲进春天的背影
睫毛里的心事
湿润而闪亮
那条路的名字
刻满了季节

月儿在夜深人静
悄悄探望

  那双眼

拨开那些言不由衷
我看见了那双眼
云过后雨过后
依然如故

花开花落
时光日渐衰老
记忆模糊
那双眼穿越千山万水
依然如故

一粒沙的辽阔里
惊涛拍岸
往事一点一点
落下帷幕

松花江女孩
            ——与同学同祭其侄女

孟家的两岸,拥抱着江水
哭那个女孩
十八岁
水下的眼睛,我们看不清
你是否还在流泪

岸边垂柳
手伸向水面
抚摸不到你的影子
你的心思
可以跟鱼儿说吗

我是俗人
被生活翻来覆去的蹂躏
已不知脸皮的厚度和尊严之间
是否有丝毫的联系
没有资格
揣摩你的价值和清纯

透明的江水流向蓝天白云
流向清风明月
孩子,这世界的美
懂你

  病中呓语

我住在自己的病里
自由而散漫
时间,凌乱地撒落在
床上地下,我从它们的缝隙
小心走过

猴年马月,我把它们
收拾得人模狗样一次

时间,按着我的意愿
不定期地
重新编排秩序和计时方法
在我的房间里,它
没有地位

我的世界,冷落谁
谁就必须反思
不然就让它
悲愤而亡
然后装进垃圾袋
哪天出去放风,随手
清理出我的体制

  盲  流

大饥荒那年
东北煤矿的面包,在村子的夜晚
闪烁着香喷喷的光芒
爹爹眨着狡黠的小眼睛
打好绑腿、怀揣窝头
沿着铁路线,向北
雄赳赳气昂昂

昼伏夜行
虽不是坏蛋,但没有路条
只能一问三不知
傻笑

星光引路
为了上下老小,快马加鞭
向北向北向北
北方大山的下面
埋藏着金光闪闪的未来

铁路是路吗
犹如白马非马
山海关,是山和海的关口
从那儿的缝隙挤过
爹爹的额头被贴上崭新的标志
中国从此
诞生了一个新的阶级
——盲流

好久好久以后
奶奶站在胶州平原面向东北
哭得昏天黑地
爹爹趴在山里的铁道背儿上
听奶奶喊他的乳名
想家

如今山海关不再是关
只是一道风景
爹爹坐在南行的列车上
看着窗外的站牌
微笑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