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国春天的博客

走遍中国边境的每一个小镇

 
 
 

日志

 
 

回忆.采煤  

2017-04-20 10:34: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采煤

在溜子头和溜子尾之间,向下
倾斜三十度,一百米掌子面,八百高
八百,就是四拃
就是一张饭桌的高度

我们跪下,爬进去
膝盖很疼,只敢咧嘴,不能出声
段长在检验新工人——
刚刚被贫下中农教育完的矿工子弟
段长骂人声音很大

头顶的矿灯
咬着牙,聚集人间的光亮
射向硬帮,和等待放顶
的空间

铁锹的长把儿
被锯去一截,炮声
从溜子尾开始
一炮一炮,往上响

炮烟里残留的TNT味道
一阵一阵从气管吸进
留下煤粉再从从肺子里呼出
顺着溜子头拐进回风道
再拐进副井,抽到井上

顶板响,溜子响
铁锹攉煤的动作,和哗哗作响的块儿煤
撒上如雨的汗水
油黑、闪亮

向远古宣战
向历史的断层探索
体尝生命的极限,我们
向死而生

跪下,为了活着,也为了
站起。乌黑的煤,亦如眼睛,点燃
就是一种
滚滚的力量

死过的人,洗去脸上的黑
再也没有死。没有死
何惧生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